顶部焦点图
健康-肿瘤频道

Health    Tumour

郁怒:为什么是我得癌症?

发布时间:2014-11-11来源:Ahimsa文明提升之钥

医学技术发展到了今天,癌症依然是我们难以攻克的一道难关。而且在如今的中国,癌症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患上了这个可怕的疾病。当灾难降临到了我们的头上,我们不禁郁怒:为什么是我得癌症?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于娟的这个例子或许可以明白一二。

  医学技术发展到了今天,癌症依然是我们难以攻克的一道难关。而且在如今的中国,癌症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患上了这个可怕的疾病。当灾难降临到了我们的头上,我们不禁郁怒:为什么是我得癌症?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于娟的这个例子或许可以明白一二。

  “我很善良,为什么会得癌症”?这几乎是所有癌症患者对生命的疑问。

  为什么会得癌症?很多人一听到医生宣布自己得了重病时,往往陷入恐惧,接着就怨天尤人:为什么是我?老天爷为何要下如此狠手?为什么我没有好好养护身体?为什么我没有好好享受人生?

  在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所有恐惧中,没有什么比预知死期将至更加恐怖了。目前在中国,面对死亡恐惧的癌症患者越来越多,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他们以及家人正在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和煎熬。

  然而疾病真的会没来由地产生吗?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世上绝对没有这种好好的就突然生病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我们自己还不了解的得癌症的原因存在。

  答案究竟是什么呢?

  ……

  身边的癌症

  “今年上半年,我已经参加了三个朋友的葬礼了。两个死于胃癌,一个死于肺癌。年龄最大的只有37岁。”就职于北京市建国门外一家美资企业的刘女士告诉记者。“不是说只有老年人才容易得癌症么?”她感慨叹息。

  刘女士所讲述的,折射出一个无比残酷的事实:癌症已经深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改革开放之前,也就是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在我们认识的家亲眷属、邻里乡亲、同事朋友,乃至所知所见的人们中,罹患癌症的有几个人?一定是寥寥无几!中医养生家刘逢军先生说起一件往事,在文革期间一个55万人规模的中等城市中,出现了一位癌症患者,于是这件新鲜事一下子变成家喻户晓、大家谈论的新闻。

  可是时隔30年后,全国各大肿瘤医院或一般医院的肿瘤科都是人山人海。许多医院的肿瘤科每年都在扩大,结果还是人满为患。一位年轻女性癌患感叹说:“起初听到医生确诊我得了这种病,吓也吓死了,但是现在见到竟然有那么多人都得此病,于是给自己壮胆不少。”

  医生无望,医死有期

  一听到癌症,人们往往会不寒而栗。实际上,致死性疾病非常多,可为何偏偏是癌症让人特别恐惧?

  与其他疾病相比,生癌症的过程以及走向终结的过程比较特别,除去需经历昂贵、躯体极其痛苦而又几无休止的手术、化放疗外,还有疼痛、腹水、消瘦、呕呃、残疾等常与癌症相伴,且患者时时笼罩在死亡阴影之中。

  位于北京东南三环潘家园附近的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病房,常年住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癌症患者。对于很多患者,尤其是那些经济状况不佳的患者,这里寄托着甚至是倾家荡产才换来的生的希望。很多经济欠发达农村地区的农民,以及城市中低收入的居民,一旦发现患了癌症,面对高昂的癌症治疗费用,一些人干脆选择放弃治疗,在无奈中等待死亡。

  即使有财力和体力接受正规的手术、放疗和放疗,其结果又如何呢?网上有文章指出:“就治疗条件来说,明星们的治疗医院一个比一个好,治疗方案一个比一个新,治疗费用一个比一个高,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天价,可天价没有能买来命,反而短时间内就离开了人世。

  数十年来,癌症专家为患者提供的治疗手段主要有三种:手术治疗、化疗和放疗,一些癌症幸存者将这套铁三角疗法形象地称为尖刀、毒药、烙铁。但是这些方法都有局限性,如手术可能无法彻底清除癌细胞,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则会误伤正常细胞。因此到目前为止,彻底治愈癌症,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医学界的一个梦想。甚至在癌症患者圈子里流传一句话:治,是找死;不治,是等死。

  一名与癌症病人打交道的医生说:二十多年的行医生涯,我永远也忘不了癌友患者那一双双求生的眼神、临终前那紧抓不放的手,还有家属绝望无奈的屈膝,而我们这根稻草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力回天啊!为什么社会进步了,科学发达了,人民生活富裕了,医疗水平提高了,我们反而有越来越多看不完的病?救不了的命?越来越感觉到力不从心?

  二、为啥是我得癌症?

  “为啥是我得癌症?”此言一出,气氛会在一秒钟内变得死寂凝重,一秒后,便有阿姨抽抽搭搭地暗自涕泪,有阿姨哭天喊痛骂老天瞎眼,有阿姨捶着胸指着天花板信誓旦旦平素没有做过亏心事为啥有如此报应?有几个病人算几个病人,没有一个能面对这个直捅心窝子的话题。

  ——于娟

  有着太多的欲望和目标

  如果还活着,复旦大学讲师于娟今年也仅仅34岁(2011年4月19日,于娟因乳腺癌病逝。当时医院CT报告已显示,她全身骨头发黑,脊椎弯曲,癌细胞扩散到全身躯干)。而她短暂的人生履历,原本光彩夺目到艳煞旁人,用她的话来说,论事业,本科、硕士、博士、出国,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拿下两个硕士学位和一个博士头衔,回国后又在复旦大学担任讲师。而论家庭,结婚八年,育有一子,和睦美满,但这一切都随着2009年10月,于娟被检测出癌症晚期,戛然而止。当时于娟被告知,她连动手术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支付昂贵的治疗费,于娟卖掉了自己刚买的新房,以及父母在老家的房子,全家人不得不租房生活。于娟曾自认为身体很好,14年的病历卡上只有两三行字,她为什么一下子就到了癌症晚期?从2010年5月起,于娟开始在博客中反思自己过去的生活方式,在将近14年的求学奋斗中,为了考研、考博和各种证书,她基本没有凌晨前睡过觉。工作仅仅一年,无论国际、国家、省市的项目她都全部揽入,而且她打算在两三年内做到副教授的岗位。于娟说她在30岁之前有着太多的欲望和目标。

  “因为我以前就是想让自己的父母过好一点,想让孩子有一个好的教育,想换一所大一点的房子,想过得稍微舒服一点。” 一天两次的骨髓穿刺,一日几十次的呕吐,几十次痛到昏厥,无数次的化疗,不断目睹病友过世……于娟最后日子的那些经历,让她不断反思自己,也想提醒那些和她一样似陀螺般高速运转的人们。“名利权情钱,没有一样能够带得走。到了这样的境地,什么都不重要。不希望所有人到了生命尽头,才意识到这辈子白活了…… ”

loading...
loading...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备案

Copyright 2007 panjk.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09174号 SP证:闽B2-20090075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疗依据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63175301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图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